荊門本地新聞生活信息門戶網站!

鐘祥市 京山市 東寶區 掇刀高新區 沙洋縣 漳河區最新更新文章排行

荊門生活網

當前位置: 首頁 > 財經 > 經濟

瘋狂吸金400億,年輕人住不起經濟型酒店

時間:2024-05-05人氣: 作者: 荊門生活網

“不是五一不出去,而是酒店住不起”,小長假即將來臨,年輕人紛紛吐槽經濟型酒店也不再“經濟”。

  經濟型酒店,曾是打工人出差、年輕人旅游住宿的高性價比之選。遍地的漢庭、如家、七天酒店,讓他們能夠住上一個平價酒店,減少“踩雷”風險。

  相比于近期許多知名五星級酒店折價甩賣甚至破產,經濟型酒店過去一年賺得盆滿缽滿。2023年度財報顯示,華住集團、錦江酒店(28.9100.070.24%)、首旅如家酒店實現營收、利潤雙增。

  擁有漢庭、桔子、全季等多個品牌的華住集團,2023年營收同比增長57.9%至約218.8億元,其中,中國分部的收入為174.38億元,同比增長63.7%。錦江酒店、首旅如家酒店的營收分別為146.92億元、77.92億元。粗略計算,三家經濟型酒店過去一年在國內“吸金”近400億元。

  但硬幣的另一面是,隨著企業降本增效,打工人差旅報銷下調,旅游住宿開支更加精打細算,但他們卻發現,經濟型酒店價格卻越來越貴了。

  盡管酒店因位置、服務、硬件設備等不同,定價呈現波動,但如今尋找一家價格在200元以下的如家、漢庭酒店,變得愈加困難,在很多非一線城市,一晚的住宿費用也都動輒300元、400元。

  年輕人青睞的經濟型酒店,為什么越來越不經濟了?

  酒店漲價、差旅報銷下降,打工人快住不起

  在杭州一家錦江酒店工作的王璐,過去一年聽到客戶最多的抱怨便是“公司的差旅報銷標準降低了”。王璐所在的門店,是集團內部定位中端的經濟型酒店,“有的客人差旅報銷標準從400元降到300元,即使不住錦江,住別的地方也比較困難”。

  相比于錦江集團旗下的錦江之星、七天連鎖酒店,錦江集團這兩年重點布局中高端,王璐向Tech星球介紹,這幾乎也是華住酒店、首旅如家在內的經濟型酒店的一致選擇。

  從最新財報里面可以看到,華住、錦江的中高端酒店已經基本占到一半比例,這也是打工人在住宿時,碰到越來越多高價酒店的原因之一。

  但經濟型酒店布局中高端,并非是近兩年才發生,王璐說,早在2013年,他們就通過親自下場升級改造或者收購形式,打造了許多中端品牌,到2019年,以全季、桔子水晶為代表的中端酒店,都已經初具品牌效應。定位中高端的亞朵酒店,也是抓住這一紅利期,迅速崛起。

  那時候,酒店“押”的是消費升級,王璐說,諸如錦江之星、七天酒店這些品牌顯然無法滿足用戶需求,“處于100元到200元價格區間的低端經濟型酒店,其實很尷尬,商務人士不喜歡,學生又會嫌貴,他們寧愿去住青年旅舍?!?/p>

  而在集團內部定位的中端酒店,其實也屬于經濟型酒店,只提供住宿和早餐,只不過進行了升級改善,王璐介紹,以她所在的酒店為例,定位于中端,早餐會有88個菜品,包含明火檔口、中西結合的菜系,但另一個低端的經濟型酒店早餐不會超過18個菜品。

  另一區別在于,很多低端經濟型酒店為了壓縮成本,房間都會放置需要付費才能消費的水、零食,但中端酒店會更注重提升入住體驗,全部免費提供。

  酒店越來越貴的另一大因素在于,在酒店布局中高端的同時,也砍掉了大批經濟型門店,以及部分單體酒店抗風險能力較差選擇閉店,造成市場上供給不足,尤其在去年疫情剛放開后的“五一”小長假里,報復性增加的旅游和商務出差,讓經濟型酒店價格翻五倍、十倍式增長,動輒上千元,價格比肩五星級酒店。

  以三大經濟型酒店為例,2023年,首旅如家關店947家,主要為輕管理及如家1.0等經濟型產品,同期首旅如家凈開業中高端酒店204家,同比上升53.38%。

  中國飯店協會發布的《中國酒店業發展報告》顯示,從整個市場來看,2020-2022年客房數量縮減最多的是經濟型酒店,一共減少了355.9萬間。

  在王璐看來,作為酒店營收的主要收入來源之一,曾經企業會為了面子和提升員工待遇,去為酒店升級買單,但如今降本增效,差旅報銷標準普遍下降。工作期間,她也曾聽說過,接下來錦江集團會把錦江之星這個品牌重新打響,但她不確定,這是為了完整的品牌力建設,還是重新加碼中低端的經濟型酒店。

  抄底涌入、加盟高漲,經濟型酒店狂吸金

  盡管漲價爭議不止,但經濟型酒店過去一年賺錢能力十足,紛紛交出一份不錯的年報。

  整體來看,2023年他們都實現凈利潤大幅增長,其中,錦江酒店漲幅最高,錄得10.02億元,同比增長691%。華住集團利潤額最高,錄得40.85億元,同比增長超3倍,并用一年時間就賺回疫情三年間虧損的錢。首旅如家酒店則是錄得7.95億元,同比增長237.85%。

  作為酒店的關鍵指標,ADR(日均房價)、RevPAR(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)也普遍出現增長。以日均房價看,2023年華住集團、錦江酒店、首旅酒店(15.340-0.29-1.86%)分別錄得299元、253元和251元。其中,首旅酒店日均房價漲幅最大,同比增長32.8%,其次是華住酒店為26.6%,錦江酒店漲幅則在20%以下。

  這就意味著,無論是假期供不應求下的漲價,還是中高端布局,對經濟型酒店的業績增長,都功不可沒。

  而另一方面,酒店多是以輕資產的加盟模式“跑馬圈地”,以華住集團為例,九成門店都是加盟,從2013年到2023年,其租賃及自有酒店,從565家增長至691家,而管理加盟酒店,則從835家增長至8526家,翻了10倍。

  酒店是典型的重資產投資行業,如何選址、定價,關乎企業生死。一位經濟型酒店的招商人員,甚至非常直白地對Tech星球表示,定準價快速回本,就是加盟商割客戶“韭菜”,沒定好價虧損,就是酒店割加盟商“韭菜”。

  過去一年,華住、錦江和如家新增開店數量皆在千家以上。一方面,投資中端的經濟型酒店,對加盟商而言,更容易回本。

  漢庭酒店加盟商楊陽向Tech星球介紹,其加盟的是漢庭全新3.5版本,漢庭的報價基本在每間房80000元,100間房間就相當于是800萬的建造成本。而在杭州這樣的城市,一年的租金起碼要準備在300萬以上,因此,前期投入達千萬元。

  理想的酒店回本模型是三年,楊陽介紹,在酒店有一個術語是“過夜成本”,比如,在杭州,一間漢庭酒店是90元“過夜成本”,運營成本在90元左右,如果按照190元成本計算,酒店會賣到280元,按照90%入住率計算,相當于250元一間,一天利潤是60元。按照一間房間8萬元的投入成本,相當于1330天回本,約合3.6年。

  對于經濟型酒店吸金能力,在楊陽來看,這得益于有限服務的酒店模式,即將傳統酒店不盈利的餐飲、按摩、KTV、棋牌室、健身房、游泳池等去掉以后,只提供住宿、早餐等基礎服務。

  據他透露,其實,定位中端和中高端酒店的價格和服務會越來越接近,隨著漢庭酒店版本的不斷升級,以及全季酒店的開店密度不斷增加,兩者的差距會變得越來越少,也意味著在集團內部會形成競爭。比如,在下沉市場,一家經營數據不錯的漢庭酒店旁邊,不久之后,就會開一家全季酒店,這對加盟商而言,顯然并不是好事。

  另一方面,疫情放開之后,作為率先復蘇的酒旅市場,也吸引更多投資人抄底進入“掘金”。

  楊陽介紹,很多建筑工程等行業的投資人,找不到好的投資標的,就會進場酒店投資,他們對投資回報率甚至不太看重,很多都是五年以上才能回本,對他這樣的酒店投資人而言,這樣的回本周期太長了。還有一部分抗風險能力較差的單體酒店,也被經濟型酒店“收編”,改頭換面成為其中一員。

  數據顯示,2023年全年,中國大陸地區中檔及以上品牌酒店,簽約量顯著回升,總簽約量達972家,同比增長66%,創下近五年來的歷史新高紀錄。投資的熱潮同樣出現在民宿行業,數據顯示,2023年,途家民宿平臺新房東數量相比于2019增長了77%。

  酒店還嫌不夠貴,年輕人開始反向“薅羊毛”

  “不是五一不出去,而是酒店住不起”,年輕人吐槽漲價的聲音,依舊如約而至。

  不過,酒店“刺客”相對低調許多。今年“五一”假期,雖然部分地區核心景區和商圈的酒店依舊是翻倍式增長,但相比去年,漢庭、如家動輒漲至1000元的頻次,還是有所下降。

  一位經濟型酒店加盟商告訴Tech星球,一方面,是今年酒店供給的大幅增加,還有露營、民宿、自駕當天往返等其他出行方式的分流;另一方面,去年很多商旅人士都是把積攢了三年的客戶,集中進行拜訪,今年的報復性出差,有一定回落。

  酒店從業者們也能明顯感知到這些變化。王璐告訴Tech星球,去年國慶節長假期間,隨著供給增多,酒店已經呈現一定回落。通常,“十一”假期前三天或者前四天滿房,這之后價格才會回落,但去年她所在的酒店以及周邊酒店,在假期第二天晚上就開始降價。而她所在的酒店群里的其他同行也紛紛表示,入住率有所下降。

  楊陽表示,以往在杭州,3月的第三個周末就進入旺季,但今年直到清明節假期,才感受到住宿熱度慢慢上升。酒店“刺客”現在更容易出現在一些小眾網紅景點,因為供不應求,價格上漲幅度較高,比如突然爆火的山東淄博、甘肅天水。

  此外,特定的旅游時節,也容易出現漲價的現象。比如,今年洛陽牡丹文化節時期,洛陽酒店價格一度趕超三亞,在網上引起熱議。以4月20日為例,洛陽豪華酒店可預定客房房價最低為1398元起,最高為5888元起。在同期的三亞豪華酒店榜單中,酒店可預定房價最高為1299元起,最低為729元起。

  只不過,持續加碼中高端,漲價依舊會成為經濟型酒店未來發展的主旋律。去年4月,首旅如家酒店集團總經理曾對新京報表示,目前中高端酒店房量占比接近40%,但收入比例已達53%,計劃未來可達60%,未來三年首旅如家將在中高端市場做“大補課”行動。

  對酒店集團而言,一家中高端門店遠比一家經濟型門店更加賺錢。申萬宏源(4.700-0.08-1.67%)曾在研報中測算:同樣入住率的情況下,中端酒店的營收規模能達到經濟型的2-2.5倍。2022年,盡管同屬“全球十大酒店集團”,但萬豪集團營收207.7億美元,約等于10個華住、13個錦江、28個首旅。

  而從2023年財報來看,盡管亞朵酒店的客房數量只有首旅如家的五分之一,但利潤已經與后者逼近。

  楊陽介紹,漲價背后,現在改造升級的經濟型酒店,必須去卷服務、卷設備,他所在的酒店,會設定100多項細顆粒度的服務舉措,在不同時間段、場景下贈送相應小禮品。

  如今,在五星級酒店才能享受的付費洗衣服務,在中端酒店有了平替——自助洗衣房。部分中端酒店會配備價格比較高昂的洗衣機、烘干機等設備,讓不少年輕人開發了一個換季洗衣的新途徑,他們會拿著羽絨服和毛絨四件套,去酒店開一間百元左右的鐘點房,只為洗衣服。而各個酒店附贈的零食、新中式周邊產品,成為年輕人去連鎖酒店“掃貨”的目標。

  短時間內等不到酒店降價的年輕人,先開始了“反向”薅羊毛。


標簽:
国产精品交换视频|久久免费精品视频观看|日韩在线一区二区|国产日韩欧美亚欧在线